日期查询:2023年05月30日
“定格历史 传承辉煌” 百座古建带你看懂华夏古文明

运城广仁王庙 我国唐代道教建筑孤例

本报记者 卢亚
  
   在运城市芮城县城北4公里的古魏城城垣遗址内,中龙泉村北的高阜之上,坐落着一座四合院形的庙堂建筑,这便是供奉龙泉之神“广仁王”的庙宇——广仁王庙。它虽然不及五台山南禅寺中唐大殿宏丽,且因梁思成先生认定为唐代木构大殿原作,但依然有些大唐的影踪,可以被称为“国之重宝”。
   广仁王庙的正殿是一座典型的唐代建筑,其不仅是河东一带唐代建筑的孤例,更是我国唐代道教建筑的孤例。本期《山西青年报》带大家走进这座默默无闻的庙宇,一睹唐代瑰宝的风采。
  
  默默无闻的“国宝”寺庙
  
  虽然同为唐代建筑,但相对于被梁思成、林徽因、赵朴初等先生关注的五台山佛光寺、南禅寺,广仁王庙却是那样的默默无闻。
   广仁王庙又称“五龙庙”,相传,庙前曾有五孔泉眼,俗称“五龙泉”,五龙泉的水神为五龙王,封号为“广仁王”,实际上,以前寺庙前不止有五孔泉眼,出水量较大者就有六七处。经考证,得名“五龙庙”,是因为我国古代祈雨用五龙,所祭的龙与五行相配。所以不光这里有五龙庙,我省其他地方也有,如晋城市五龙河西村有五龙宫、长治市襄垣县有五龙庙等。北宋时,宋徽宗将五龙都封为王爵:青龙为广仁王、赤龙为嘉泽王、黄龙为孚应王、白龙为义济王、黑龙为灵泽王。按此可知,该庙是祭祀青龙的庙宇。
   庙墙上所嵌的《广仁龙泉记》载,唐元和三年(公元808年),邑大夫于公看到五龙泉水量充沛,供百姓饮用之后泉水随处流溢,很是浪费,于是兴修水利工程,将泉水引导用以灌溉农田,造福一方。《龙泉记》石碑是唐大和六年(公元832年)所立,记述了创修龙泉广仁王庙的经过。由碑文可知,唐元和三年修筑龙泉池,旁建祭祀的祠宇,还绘有龙王形象的壁画,由此可认定庙宇的始建年代为元和元年 (公元806年)之前。也就是说,广仁王庙距今已1000多年,不仅是中国现存最早的道庙建筑,更是目前仅存的三座唐代木构之一。
   2001年,广仁王庙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如今,这里的泉水早已干涸,游客仅能看到寺前的修竹茂密。
  
  梁袱通檐造不设内柱
  
  广仁王庙现存两座古建——正殿及对面的戏台。戏台建于清代,正殿的始建年代不详,据寺内所存碑文推测,其建造于元和元年(公元806年)之前。
   广仁王庙的正殿发现于20世纪50年代的文物普查。1958年,山西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对大殿进行了修缮。正殿的整个梁架结构保留了唐代的做法,甚至有一些特点是三座现存唐构中仅存的,具有极高的价值。
   正殿面阔五间,进深四椽,没有内柱,周身共用16根檐柱。梁袱通檐造不设内柱,这是唐五代小型殿宇常见的做法,唐代南禅寺大佛殿、五代天台庵正殿、镇国寺万佛殿、龙门寺西配殿均是如此。四椽袱之上为驼峰、大斗、令拱承平梁,与南禅寺做法一致。四椽袱与平梁两侧置托脚,托脚入斗抵平梁头,平梁不出头,均具唐代建筑特征。平梁之上为叉手、蜀柱、令拱承托脊榑,用蜀柱不是唐代的特点,该做法应该是后人更换所致。
   虽然正殿为五间,但是两稍间短促,所以看起来并不大。两稍间宽度为1.36米,当心间为2.95米,两稍间的宽度不及当心间的二分之一,这种样式在敦煌隋唐时期壁画内的建筑上有体现,广仁王庙正殿是这种样式仅存的实例。
  
  拱枋重复式北方孤例
  
  柱头扶壁拱的做法为泥道拱上施素枋,素枋之上又重叠一层泥道拱与素枋,这种做法被称为“拱枋重复式”。这种做法,在整个北方建筑中都是孤例。
   扶壁拱拱枋重复式是唐早期建筑中有过的做法,但是之后在北方的建筑中就消失了,而在南方的建筑中还有保留,代表性的建筑有:五代福州华林寺大殿、北宋宁波保国寺大殿等。
   此外,正殿的斗拱同样罕见。斗拱为双抄两跳五铺作,仅有柱头铺作没有补间铺作,五铺作斗拱没有补间是唐五代乃至宋早期建筑中常见的做法。而前后檐柱头铺作的二跳华拱是四椽袱的延伸,这是典型的唐代做法。组合式的斗拱,是体现广仁王庙正殿为唐代建筑的重要特征之一。
   正殿斗拱虽然与南禅寺大殿同样为五铺作,但是做法却不同。该殿只有两跳华拱,两跳华拱之上没有令拱,也没有耍头。南禅寺的华拱为五瓣卷杀并明显有内凹,该殿为三瓣卷杀,也有内凹,这也是该殿的特别之处。值得一提的是,该殿在泥道拱中保留了直拱的做法。这种特别的斗拱做法,是早期斗拱的一种样式,比南禅寺还古老。
  
  唐代完整木结构建筑
  
  正殿的丁袱为一架椽的长度,将丁袱平置在四椽袱之上,同样是唐代建筑的做法,丁袱之上没有系头袱,与平顺天台庵的做法相似。
   整个建筑的用材并不大,大殿材宽11—12厘米,高20厘米,约为《营造法式》中的五等材,五间的房屋用五等材,比宋代《营造法式》的规定还低,与南禅寺和佛光寺唐代建筑用材较大不同,体现了唐代还没有形成统一规范的特点。
   唐代建筑屋顶平缓的特点,在这里也体现得非常明显,该殿举折为1∶4.5,南禅寺举折为1∶5.15,佛光寺为1∶4.72,是三座唐代建筑中最为陡峭的一座。
   2014年,维修天台庵发现新的后唐题字之后,基本认定天台庵是五代建筑,我国唐代完整的木结构建筑仅剩下三座。广仁王庙正殿虽然不像佛光寺与南禅寺那样地位显赫,但是它那独有的、古朴的做法,是我国古建筑中一颗耀眼的明珠。
   近年来,芮城县按照运城市打造“五条绿色走廊”的战略部署,依托黄河一号旅游公路和中条山沿山公路,加快推动交通、农业、工业、研学、体育、康养等与文化旅游业融合发展,从而促进县域高质量发展。以创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为统领,以新业态新模式打造文旅融合新名片;全力开创“旅游形象突出、空间覆盖度广、产业融合度深、综合贡献率大、居民参与度高”的全域旅游发展新格局。